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故事 > 故事会 > 

追星阿婆

时间:2018-07-27 16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 佚名

  入会
  茂子是个可怜的老太,自从老伴离世后,只能靠他留下来的微薄存款和保险金维生。
  有一次,茂子收到了邻居赠送的演唱会门票,她去看了演唱会,生活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那是当红歌星健太郎的演唱会。他迷人的身段、勾人的眼神,第一次让茂子见识到了,什么叫完美的男人!
  离开剧场时,茂子买了一张健太郎的签名海报。若是在以前,她一定会说,不就是一张纸嘛,凭什么卖那么贵?但她一看到海报上的健太郎,就乖乖地掏出了钱包。
  自此之后,茂子整天凝望墙上的海报,满足地微笑。但一周过后,光看海报已不能满足她了。她渴望亲眼看到健太郎,看他深情地唱歌,挥洒自如地谈笑。
  于是,茂子频频前往附近的公园,捡垃圾箱里的报纸看。她不看新闻,只看演唱会的广告。这么坚持了五天,茂子终于看到了广告:下周起,健太郎将在邻县举行为期三天的公演。
  茂子看到票价时,简直觉得要窒息了。但她决定不想那么多,先把这则广告撕下来带回了家。经过一晚的思想斗争,茂子买下了三场演唱会的门票。她还下了一个决心:从今往后绝不吝啬门票钱。此后,只要健太郎去哪里演出,她就跟到哪里。为了节省开支,她都用酱油汤面来当晚饭。
  很快,茂子狂热的追星行动引起了健太郎歌迷会的注意。
  一位衣着华丽的女会员来邀请茂子入会,她说:"入会后,你就能拿到印有健少爷演唱会日程的会报,能以会员价购买门票,还能……"她压低声音说,"还能在演唱会后,和健少爷交流。"
  "和健少爷交流?"茂子瞪大了眼睛,这听起来简直像做梦一般,她恳切地说,"请务必让我加入!"
  就这样,茂子加入了歌迷会。看了入会后的第一场演唱会,她果然被带到了后台。
  健太郎依约出现,他一脸诚挚地说:"非常感谢大家捧场,以后也请多多支持。"说完,他和众人逐一握手,轮到茂子时,他特别凑到她耳边,温柔地低语,"今后也请继续支持哦。"
  茂子感觉全身发烫,宛如回到了少女时代。之后发生的事情她记不太清了。她回到家中,脸颊还有点发烫,耳边回响着健太郎的声音:"今后也请继续支持哦……"
  茂子捂着发烫的脸颊踱来踱去。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,心情又跌落到谷底,她自言自语起来:"我怎么是这副穷酸模样?健少爷一定觉得我是个邋遢老太婆。"是啊,茂子已经好几年没添置过衣物了。她一想到今后还会见到健少爷,就觉得不能再这么寒酸下去。
  改变
  隔天,茂子去银行取钱,然后直奔美容院和百货公司,从头到脚改变了一番。之后三个月,她添置了梳妆台,又做了五件套装、两件和服,买了十几双鞋,拥有的化妆品的数量也直线上升。
  进一步重创茂子钱包的,是首饰的开销。茂子发现歌迷会的其他会员每次和健太郎见面,都会佩戴不同的饰物。一个会员说:"万一握手时被健少爷发觉一直戴同一枚戒指,那多丢脸啊!"
  茂子从没买过像样的饰品,所以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。但听她这么一说,又觉得很有道理。就这样,茂子又开始频繁光顾珠宝店。她的存款余额一点点缩水,想见健少爷的热情却日益高涨。现在只要有健太郎的演出,不管是演唱会还是其他公演,她都跟随前往。因为她这么热心地看演出,最近健太郎似乎也对她有了印象。
  去后台见面的时候,健太郎总会特意说:"谢谢你每次都来支持我。"仅此一句话,茂子的所有烦恼就烟消云散了。她心说:钱算什么?又不能带到黄泉里,只要把钱花在健少爷身上,我就像在天堂一样快活。
  为了健太郎,茂子可以忍受任何痛苦。她能省则省,在其他地方连一块钱都舍不得多花。去遥远的城市观看演出,她也绞尽脑汁地节省。茂子知道:如果和其他会员一同前往,就要搭新干线,住豪华宾馆,所以总是和她们约在当地会合。她往往独自搭乘夜间长途客车前往,住最便宜的旅店。天气暖和时,她甚至会睡在车站里。
  很快,茂子加入歌迷会已经两年了,年纪也迈入了七十高龄。这天,她一早就坐在梳妆台前化妆。傍晚,在当地的市民中心有健太郎的演唱会,她打算到舞台前献花,为此她已经兴奋很久了。
  茂子检查了一遍又一遍:新买的套装挂在墙上,项链和戒指都是新品,美容院昨天已经去过,老花镜也换了镜片。一切都完美无缺,只剩下化妆了。为了遮盖皱纹,茂子往脸上涂上白白的粉底,红红的唇膏,闪闪的眼影。
  化完妆,茂子仔细端详妆容。突然,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,她只觉眼前天旋地转,然后"咚"的一声,倒在地上。
  哇!晕得真厉害!茂子一面想,一面努力撑起身子,却丝毫无法动弹,还慢慢失去了意识……
  意外
  房东在楼下听到一声巨响,担心茂子出事连累自己,便用备份钥匙开门进入房间。
  房东看到茂子躺在地上,身子宛如木乃伊般枯瘦,脸色也和死人没有两样。房东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哆哆嗦嗦去探茂子的鼻息,发现她还在出气。看来茂子并没有死,只是昏了过去。
  房东急忙请来医生。医生看到茂子也吃了一惊,很快他得出诊断:"她似乎很久没有好好吃饭,所以营养失调了。"房东和他都注意到了桌上的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满吐司边,这种边角料可以在面包店免费讨到。
  医生问:"她不缺钱吧?"
  "应该不缺。"房东环顾着室内点头回应。刚才他的注意力都在茂子身上,一时没发现房间也相当诡异。墙上贴满了健太郎的海报和挂历,连天花板也没空着,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。他也曾有所耳闻,茂子近两年醉心于打扮。当时他还开玩笑说,是不是遇到情投意合的老爷爷啦,没想到居然是迷上了健太郎。
  医生告诉房东,要尽快送茂子入院。房东怕茂子死在自己的房子里,说立刻找人送她去医院。说完,他和医生一起走出了房间。
  茂子等到他们脚步声远去,才睁开了眼睛,心想:这下麻烦了。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,健少爷的演唱会马上要开始了!如果继续待在这里,他们肯定会把我送去医院,那样就看不到健少爷,也献不成花了。
  想到这里,茂子使尽全身力气爬起来,她把套装连同衣架一起拿着,将手袋夹在腋下,穿上新鞋就出了门。她还没有恢复平衡感,走起路来跌跌撞撞、东磕西碰,好不容易离开了公寓。
  茂子实在没有力气去搭电车了,于是决定乘出租车。自从老伴过世,这还是她第一次叫出租车。司机问她:"请问您要去哪儿?"
  "去健少爷那里。"茂子说,她见司机没有反应,焦急地说,"就是市民中心,还不快点!"茂子唾沫横飞地嚷道。
  路上没有塞车,出租车顺利地朝目的地驶去。但茂子还是焦虑不安,一来怕赶不上开演,二来担心不知要花上多少车费。每次看到计价器一跳,茂子的心就跟着狂跳。
  还没到市民中心,茂子就下了车,因为她已拿不出更多车费了,而且她需要找个地方换上套装。
  茂子钻进一个小巷子,脱下身上的休闲衫,开始换装。这时来了个流浪汉,看到她半裸的模样,吓得逃了出去。
  茂子手忙脚乱地换衣服,急得汗如雨下,用手背拭去汗水,浓妆艳抹的脸顿时变成了抽象画,但她根本无暇注意。经过一番苦战,茂子终于换好衣服,首饰也佩戴齐整。现在可以体体面面地去见健少爷了,她边这么想边走出小巷时,又一阵眩晕袭来。她竭力想稳住脚步,身体却不听使唤,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机动车道。
  正巧有辆车朝茂子疾驶而来。"嘎吱"一声紧急刹车后,只听一声闷响,茂子重重栽倒在了车头前。车上的乘客大叫一声:"糟糕!"他不是别人,正是健太郎。
  有人目睹了车祸,开始渐渐聚拢过来。
  健太郎知道:虽然开车的是经纪人,但如果撞到人之后,自己还在后座稳坐不动,势必有损形象。他先戴上墨镜,然后飞快地思索:如果被人认出来,该怎么处理。他懊恼地想:如果不是那小姑娘纠缠,想多要点分手费,我也不会为了赶时间,一个劲儿地催经纪人开快车,赶演唱会了。
  多想无益,健太郎和经纪人一起下了车。围观的人群似乎还未看出他的身份。健太郎小声命令经纪人:"快去看看情况!"
  经纪人听话地走到茂子身边,战战兢兢地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,一看到那张大花脸,经纪人吓得手一松,"砰"的一声,茂子的额头又重重地撞向了路面。
  这一撞让原本僵卧在地的茂子缓缓动了起来。她转过头望向健太郎他们。只见,她的额头撞破了,大花脸上挂着数道血痕。但她一看到健太郎,眼中竟有了光亮,还朝他咧开了嘴。
  健太郎害怕得直往后退。之后发生的事情更令人难以置信。只见身受重伤的茂子竟一跃而起,伸出双手朝健太郎走去,口中还念念有词。
  健太郎想逃,双脚却不听使唤,反而一屁股跌坐在地。他想站起身,腿却软绵绵的无法动弹,只能徒劳地摆动双腿:"快走开!请你快走开!呜呜呜……"终于,他吓得痛哭流涕,两腿间还涌出了一摊液体……
  其实,只要健太郎冷静一些,应该能听到茂子在讲的是:"健少爷,您是特意来等我的吗?"
  木乃伊般枯瘦,脸色也和死人没有两样。房东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哆哆嗦嗦去探茂子的鼻息,发现她还在出气。看来茂子并没有死,只是昏了过去。
  房东急忙请来医生。医生看到茂子也吃了一惊,很快他得出诊断:"她似乎很久没有好好吃饭,所以营养失调了。"房东和他都注意到了桌上的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满吐司边,这种边角料可以在面包店免费讨到。
  医生问:"她不缺钱吧?"
  "应该不缺。"房东环顾着室内点头回应。刚才他的注意力都在茂子身上,一时没发现房间也相当诡异。墙上贴满了健太郎的海报和挂历,连天花板也没空着,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。他也曾有所耳闻,茂子近两年醉心于打扮。当时他还开玩笑说,是不是遇到情投意合的老爷爷啦,没想到居然是迷上了健太郎。
  医生告诉房东,要尽快送茂子入院。房东怕茂子死在自己的房子里,说立刻找人送她去医院。说完,他和医生一起走出了房间。
  茂子等到他们脚步声远去,才睁开了眼睛,心想:这下麻烦了。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,健少爷的演唱会马上要开始了!如果继续待在这里,他们肯定会把我送去医院,那样就看不到健少爷,也献不成花了。
  想到这里,茂子使尽全身力气爬起来,她把套装连同衣架一起拿着,将手袋夹在腋下,穿上新鞋就出了门。她还没有恢复平衡感,走起路来跌跌撞撞、东磕西碰,好不容易离开了公寓。
  茂子实在没有力气去搭电车了,于是决定乘出租车。自从老伴过世,这还是她第一次叫出租车。司机问她:"请问您要去哪儿?"
  "去健少爷那里。"茂子说,她见司机没有反应,焦急地说,"就是市民中心,还不快点!"茂子唾沫横飞地嚷道。
  路上没有塞车,出租车顺利地朝目的地驶去。但茂子还是焦虑不安,一来怕赶不上开演,二来担心不知要花上多少车费。每次看到计价器一跳,茂子的心就跟着狂跳。
  还没到市民中心,茂子就下了车,因为她已拿不出更多车费了,而且她需要找个地方换上套装。
  茂子钻进一个小巷子,脱下身上的休闲衫,开始换装。这时来了个流浪汉,看到她半裸的模样,吓得逃了出去。
  茂子手忙脚乱地换衣服,急得汗如雨下,用手背拭去汗水,浓妆艳抹的脸顿时变成了抽象画,但她根本无暇注意。经过一番苦战,茂子终于换好衣服,首饰也佩戴齐整。现在可以体体面面地去见健少爷了,她边这么想边走出小巷时,又一阵眩晕袭来。她竭力想稳住脚步,身体却不听使唤,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机动车道。
  正巧有辆车朝茂子疾驶而来。"嘎吱"一声紧急刹车后,只听一声闷响,茂子重重栽倒在了车头前。车上的乘客大叫一声:"糟糕!"他不是别人,正是健太郎。
  有人目睹了车祸,开始渐渐聚拢过来。
  健太郎知道:虽然开车的是经纪人,但如果撞到人之后,自己还在后座稳坐不动,势必有损形象。他先戴上墨镜,然后飞快地思索:如果被人认出来,该怎么处理。他懊恼地想:如果不是那小姑娘纠缠,想多要点分手费,我也不会为了赶时间,一个劲儿地催经纪人开快车,赶演唱会了。
  多想无益,健太郎和经纪人一起下了车。围观的人群似乎还未看出他的身份。健太郎小声命令经纪人:"快去看看情况!"
  经纪人听话地走到茂子身边,战战兢兢地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,一看到那张大花脸,经纪人吓得手一松,"砰"的一声,茂子的额头又重重地撞向了路面。
  这一撞让原本僵卧在地的茂子缓缓动了起来。她转过头望向健太郎他们。只见,她的额头撞破了,大花脸上挂着数道血痕。但她一看到健太郎,眼中竟有了光亮,还朝他咧开了嘴。
  健太郎害怕得直往后退。之后发生的事情更令人难以置信。只见身受重伤的茂子竟一跃而起,伸出双手朝健太郎走去,口中还念念有词。
  健太郎想逃,双脚却不听使唤,反而一屁股跌坐在地。他想站起身,腿却软绵绵的无法动弹,只能徒劳地摆动双腿:"快走开!请你快走开!呜呜呜……"终于,他吓得痛哭流涕,两腿间还涌出了一摊液体……
  其实,只要健太郎冷静一些,应该能听到茂子在讲的是:"健少爷,您是特意来等我的吗?"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ajchem.com.cn/gushihui/134761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